【穿越小说】重生之我是习近平 第六章 伽倪墨得斯如是说(新角色肖战登场,上帝之鹰之死)

第六章 伽倪墨得斯如是说

在“可教育好的子女学习班”,被送进来的干部子弟都是多人合宿,唯独只有一人有一间单人宿舍,宿舍的门上贴着的名条写着“薄熙来”三个字

“薄熙来?好像听过这个名字。”

在平娃所在的未来,薄熙来已经在秦城监狱中病重去世了,平娃是在新闻上听到这个人的。

“不过为什么给他一个单间呢?”住脏乱差的多人间的平娃有些不服气,便和其他舍友聊起这事来。

“你是刚被抓进来,不知道这里的情况,这薄熙来怪得很。”

“怎么个怪法?”

“他刚进来的时候,因为他爹薄一波,是有名的叛徒,他为了表示自己已经和父亲划清界限,发了疯似的拼命学习“老五篇”,表现得特别好。平时在这混的也风生水起,甚至组了个熙来帮。但后来有一天,他就仿佛变了个人似的,一下子变得一言不发,既不学习,也不理原来跟着他混的那些人。”

“不学习,张伟、李威他们不管吗?”

“怎么会不管,他不学习毛泽东思想,这里官最大的那个孟驰就拿枪指着他逼他罚抄毛主席语录,但这情况下,他也一句话都不说,一个字也不写。”

“太强了吧。”平娃不由得赞叹薄熙来的勇气。

“但怪就怪在这了,那次孟驰气的把他叫进小房间单独训话,训了几个小时,但出来以后,孟驰居然跟我们说,薄熙来其实很用功,已经偷偷把毛主席语录罚抄完了。”

“真的抄了吗?”平娃问道。

“孟驰是给我们看了他抄的内容,但总感觉不像薄熙来会做的事情,而且之后薄熙来不学习,孟驰看到了也不再训他了,还批平李威和张伟对薄熙来有意见,弄得李威和张伟火气很大,但面对上级,他们也敢怒不敢言。你说这事诡异不诡异?”

“是挺奇怪的。”但比起穿越来说真的算不了什么,亲身体验过超自然现象的平娃并没把这件怪谈放在心上,除了薄熙来,他还有一个疑问“那个叫李萌的女人又是谁?”

“那女人是那个李威在街上捡到的,不知道是什么身份,本来不应该呆在我们这种干部子弟学习班的,但是孟驰强行把她留下来了。”

“这孟驰可真是个臭流氓啊!”平娃不由得感叹到。

“但这也挺奇怪的。”

“奇怪在哪里?”平娃问道

“不瞒你说啊,我们怀疑孟驰他是屁精!”

“屁精?”平娃似乎没听说过这个词语

“就是喜欢操男人屁眼的男人。”

“原来是基佬啊!”

“基佬?”

“啊……这……这是我们陕北那边的方言,形容这种人的。”

平娃发现自己说出了未来的词汇,连忙编了个谎话来圆场。

在毛泽东的时代,同性恋、基佬这些词还不存在,同志一词还是中共党员用来称呼革命战友的,民间常用“屁精”、“兔子”、“鸡奸”等词来指代同性恋。

“你们怎么发现孟驰是屁精的?”

“你在这呆久了肯定能发现的,你看他平时最喜欢找哪些人去他那单独训话就知道了。”

“比如?”

“比如那个肖战,你认识吗?”

“哦,那个人啊。”平娃虽然才刚来了几天,但对这个肖战有点印象,长得跟平娃那个年代的小鲜肉男爱豆似的。

“长得是挺好看,第一眼我还以为他是女的呢,难怪被孟驰看上了,天天换着花样刁难他,就是要找借口把他叫去训话。”

“每次肖战从孟驰那里出来,表情都不太对劲,我们问他,孟驰都对他干了什么,他也不回我们,听他舍友说经常在半夜听到他的哭声。”

“现在看来这个孟驰是男女通吃,真是个百年难遇的大流氓!”

平娃想起昨日回宿舍路上听到的李萌的惨叫,有些心疼起了她来,便说道:“这孟驰可真不是东西,不如我们溜出去,找到孟驰的上级,举报他生活作风流氓,是现行反革命犯?”

“可别,在这偷偷骂骂就得了。孟驰他可是这里的头,你敢跟他作对,你不要命啦。他说你是反革命,你就是反革命。再说了,难道举报了就有用吗,保不准孟驰背后有什么人保他呢,到时候举报不成,自己进牢里去了。”

“唉,说实话还真羡慕孟驰,我长这么大,还没碰过女人,他倒好,男的女的都日过了。”

“隔墙有耳,咱不聊这个了,赶紧换个话题。”

这时突然有人问道:“近平,你有对象吗?”

“看他这样子,感觉应该有吧。”

平娃想起自己和红姐的最后一面,也不确定自己现在还有没有对象,便支支吾吾答道“在陕北插队的时候认识的,我丢下她逃回来了,现在应该算分了吧。”

“果然有啊,羡慕你小子。”

“已经分了?没事,天底下女人有的是。”

“等老子出了这个狗日的学习班,老子要日遍天下的女人。”

之后,平娃这个宿舍的男人们便讨论了一夜有关女人、性的话题,平娃觉得听处男讨论这些实在是无趣,便早早睡下了。


第二天一早,一记响声,把平娃从睡梦中叫醒了,“大清早的,哪个狗娘养的弄出这么大动静”。他看了看四周的舍友,发现他们还睡得很沉,想必是昨晚聊到很久。

这时平娃突然发觉裤裆里一阵难受,一模,原来是昨晚梦见红姐导致自己梦遗了,平娃便把内裤脱了下来,打算拿出去洗。

平娃生怕叫醒旁边的舍友,静悄悄、轻手轻脚的走到门口,不想弄出什么动静,但门一开,平娃就见到了令人震撼的一幕——只见一个裸女,从眼前飞快的从自己眼前跑过去。

平娃顿时怀疑自己是不是还在梦里,便捏了下自己的脸,但这确实是现实。看着裸女消失在走廊的尽头,平娃有了跟上去一探究竟的愿望。但一想自己光着下身,手里拿着内裤,再去追这个裸女,万一被人看到了,可就有理也说不清了,于是便放弃了这个想法,往反方向的洗衣池走去了。


洗完内裤,平娃才意识到湿内裤穿着会更难受,难不成今天要不穿内裤过一天?正当平娃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时候,他突然瞥见对面那间屋子的房门虚掩着。

“这好像是孟驰住的那间吧?”

平娃好奇的往里面一看,发现孟驰正趴在办公桌上,似乎是睡着了。

“不会是办公到深夜然后趴着睡着了吧,他工作这么认真?”

而桌子前的椅子上放着一条内裤,看样式似乎是女人穿的。这时平娃产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他蹑手蹑脚的走进孟驰的屋子,拿起那条内裤,穿上了它。

第一次穿女人的内裤,平娃不由得脸红心跳,在确认了孟驰似乎没有醒来的迹象后,平娃打算离开了,但一转身,平娃看到的画面比刚才看到裸女还要可怕,几乎让他叫出声来。

只见薄熙来突然悄无声息地出现在平娃的面前,同时正用悲悯的眼神打量着平娃下身穿着的女式内裤。正当平娃用平生最快的速度转动大脑来组织语言,打算跟薄熙来解释的时候,薄熙来似乎没有跟眼前这位举止打扮都十分可疑的人士交谈的意图,而是径直朝着孟驰走了过去。

薄熙来走到趴在桌子上的孟驰的跟前,盯着他看了一会儿,摸了摸他的手腕,似乎是发现了什么异样,便俯下身子,把鼻子凑近孟驰的脸闻了一下,然后直起身子,做出沉思状。

“首长他怎么样了?没什么事吧?”平娃感觉事情似乎有些不对劲,便试探性地问道

薄熙来看了一眼平娃,沉默了数秒,用非常平静的语气朝着平娃说了一句让他震惊的话

“孟驰已经死了。”

“怎……怎么会?”

“嘴里有杏仁味,是氰化物中毒,肯定没救了。”

平娃知道这种东西,是名侦探柯南里常见的毒药。

“你叫什么名字?”

“习……习近平。”

“你有看到是谁杀了他吗?”薄熙来皱了皱眉头,继续问道。
45
冰棒外交 2020-03-01

23 个评论

沙发!
沙发!

QAQ 板凳
前三名
支持连载
吼哇
终于更了!
偷穿女内裤孝出了声,哈哈
要 素 过 多
你這麼寫 就不怕肖戰粉絲來把膜乎舉報到爆炸嗎😏

(不過膜乎已經被牆 我說的話不成立,您可以隨便寫
要 素 过 多,加 大 力 度
资瓷
你這麼寫 就不怕肖戰粉絲來把膜乎舉報到爆炸嗎😏(不過膜乎已經被牆 我說的話不成立,您可以隨便寫

要是敢在墙内举报附原文倒是好事。
要是敢在墙内举报附原文倒是好事。

原文一贴马上被赵弹
肖战粉丝是真的🐂🍺,罗马吧都被爆了
肖战,我们(指黑叔叔)爱你

https://youtu.be/Kl8SJFW0XaE
肖战,我们(指黑叔叔)爱你

草,哲学kana?
更新啊 趕緊的
我又来催更了
擼起袖子加油幹
紧贴时事,精甚啊
求更新求更新(╥﹏╥)(╥﹏╥)(╥﹏╥)
啥时候更新啊?
催更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利用小说进行反党,是一大发明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6-25
  • 浏览: 291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