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锡进:我这辈子只感谢一个人,那就是习主席。

乳果说,我这辈子取得了一点些微的成就的话,那么完全归功于洗主席。

没有洗主席,我可能早就死在陕北的黄土垄上了。

那是一九六九年的冬天,我在地上找了三天的食物,啥都没找到。我还尝试向村民讨点骨头或者大粪吃,结果不仅没有搞到,反而挨了一顿好踹。我万念俱灰,正想一死了之。

正在这个时候,一个young的声音响起“狗子,你过来。”我仰头一看,有一个颇为精甚的小伙正站在大门口,拿着面包宽衣呢。但面包我听都没听过,见都没见过,根本不认识。

我迟疑地走了过去,心想他应该能拉一泡屎给我吃,这样就行了。他将手里的面包递给我。我以为这就是他拉的屎,吃下去后,我听他和村民聊天才知道,这就是面包。似乎这面包有点过期,都发酵〔xiao〕了。

在这个寒冬腊月,这二百斤面包让我捡回一条老命。不过我很是疑惑,他既然不拉屎,为什么要宽衣呢?

吃了他美味的面包之后,我仿佛得到了神谕,居然幻化成了一个人的形象。但我发誓要做他的狗以报答他的恩德。当时,我以为我狗的灵魂也同时被改变了。

但后来有件事情让我认清了自己。那是一九七五年的秋天,他正在拿着一根棒子突化粪池。一突开啊,溅得他满脸是粪。当时我就忽然感觉他的脸特别香,就没有按捺住冲动,飞扑上去舔干净了他的脸。这件事后来一传十十传百,整个县都知道了。

也就是那个时候,我发现我还是没有忘记我的叼盘初心和喷粪使命。我决定做一只令人深感痛心的好狗!

那二百斤面包仿佛在我肚子里建了一个小型核反应堆一样,借着他的力量,我考上了大学,后来成了环球时报总编。我想我谁都不感谢,只需要感谢他!

于是我牢记他给我的十六字方针:左右横跳,记忆七秒,适时叼盘,跪舔高调。在这些新时代思想的引导之下,我果然在媒体界左右逢源。

对于我来说,我的圣地就是梁家河畔的沼气池。每年我都到那里呼吸一次新鲜空气。在北京我经常被他叫去叼飞盘和舔屁眼,我两人自得其乐,gc之后还会计划起未来——比如说什么时候去梁家河。

当然,也有一些顽固不化的naive的狗狗嘲讽我,觉得我这样失去了作为一条狗的尊严。但我想他们不明白,狗的生命一般只有十五年,我活到了……我想想,到1997年我37岁,后来又过去了50年,活到了87岁,这么高寿不就是归功于那二百斤神力麦子和跪舔吗?对于那些“当狗也要有尊严”的同类,我只能说,你们啊,naive!

14 个平论

!!!∑(゚Д゚ノ)ノ200斤?我有那么重?
2003:
老胡:俺老胡有今天,全部归功于伟大的江主席!
胡哥:大家好!从今天起,由我担任共和国主席!
老胡:......

2012:
老胡:俺老胡有今天,全部归功于伟大的胡主席!
包子:太家好,从令天起,田我担任共和国王席!
老胡:......

2018:
老胡:......
包子:你怎么不吹我了?吹啊!
老胡:那个...等你走了,我说的话会很尴尬啊...
包子:这简单!(大手在宪法上一挥)
老胡: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老胡:习主席万岁!习主席万寿无疆!您就是我的再生父母,别说功劳了,奴才的命,奴才全家的命,都是伟大的习主席给的!尧舜禹汤文武捆起来的平方哪顶的上主席的一半!习主席万岁万岁万万岁!!!!!!
包子:嗯!
!!!∑(゚Д゚ノ)ノ200斤?我有那么重?

是这样的,因为二百斤嘛,所以力大无穷的细颈瓶也必须宽衣才能喂狗😂
太高雅了,应该让胡叼盘看看
看過一個戰後日本漫畫,一隻狗被打掉所有牙齒,然後在紅燈區為人服務,老吳大概是那狗的後代。
为啥不感谢我?没有我哪儿有习近平
为啥不感谢我?没有我哪儿有习近平

我找到你了
我找到你了

?
?

你傻儿子害死我和老邓了
人扮演的狗吗?~
看過一個戰後日本漫畫,一隻狗被打掉所有牙齒,然後在紅燈區為人服務,老吳大概是那狗的後代。

这个题材挺有意思的,求推荐书名
雪 食 汉(有端联想)
话说环球💩报和老胡现在居然经常性的被猎巫
菟蛆内战我是万万没想到的
狗狗爱主人很正常啊😁

要发言请先登录或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或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