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代表申纪兰之死

申大妈要走了,这是个遗憾的事实。病房中只有一台心电监护仪,显示着这位老人最后的生命。

大妈是有福气的人,身边围着儿女,还有几个穿着白衬衫和黑西裤的人,他们是主席派来给大妈安排后事的。

大妈的眼合着,只留了一条缝。大妈突然睁开了眼,嘴里却说不出话来,只听见’咱,咱,咱“的声音,右手还比了个一。大儿女拉住妈妈的手说:“妈,你说话呀,您是不是要让咱们家的儿女们一条心,齐心协力,互相帮助?”申大妈摇摇头。二女儿说:“妈您是不是要让咱家人一条心,听党话跟党走?”申大妈点头后,却又摇头。大儿子说:“您是不是还想在按一次表决器,投一次赞成票?”大妈的头不摇了。表决器?哪有表决器?儿女们只知道北京有表决器,哪还有表决器呢?那还用得上表决器呢?


旁边几个公务员办事利落,马上给北京打电话,两小时侯,就送来了一个。申大妈用右手按下了绿色的赞成键后,右手直至地举了起来,随后心电监护发出尖锐的叫声,几根微微弯曲的线也拉直了,大妈的一生结束了,但她的手没有放下,这是她最后的尊严。


护士们讲大妈放进运尸袋中,但是那只手却怎么也放不下来,以至于运尸袋太小,拉链怎么也拉不上。只有直接将大妈放进棺材里了。大妈的尸体却散发出一股奇怪的味道,有人问到它后猛的吐了,有人晕过去,有人却一点事没有,有人说这味道像沼气池,有人说这是党的味道,


大妈的尸体是神圣的,原计划是做防腐处理,可大妈的尸体没过几小时,就已经臭不可闻,几个专家穿着防化服做防腐处理,用了200升福尔马林,却也止不住,这恶臭。没办法,领导只好改变主意,火葬。本来是要给大妈开追悼会的,但大妈的尸体臭不可闻,显然,追悼会也开不成了。申大妈的尸体拉到火葬厂里,关闭炉门,不一会火就灭了,彭地一下,火化炉炸了,大妈的骨灰飘向空中。天也下起了雨,大妈的骨灰就这样被冲走了。。。。。


但是人们惊讶地发现,大妈的脸和右臂却没有被烧坏。人们却只能把这两个部位送回去烧,烧了三天三夜,这两个部位也没成灰,但是越烧越有恶臭。方圆一公里都被化成生化危害区。领导迷信,请了个道士看风水。道士一看,就直接说“领导,这钱我不要了,我水平太差,您还是另请高明吧。”

领导苦苦挽留,道士才同意。道士看了看,摇摇头说,这是妖气横行,得镇住妖气才行。道士说:“要么请神,而且必须八百年以上的;要么请厉鬼’‘道士还说,无论请那个,都得法力高尚。   
                                                
领导这就发愁了,那个神才行呢?神似乎被得罪完了。请鬼?又请哪个鬼,哪个鬼是厉鬼? ?秘书说“领导,事到如今,也只有一个办法了,说出来别怪我。”领导也不管了,总不能让这地方一直臭下去吧。秘书于是提议把毛主席运过来,领导只能答应了。


毛主席运来后,恶臭似乎立刻消散了一半,但方圆三百米还是臭不可闻,这下怎么办?总不能再把把斯大林运过来吧!领导明白了什么,叫人给两人盖上党旗,又在棺材上放上党徽,这臭味立刻消散了。
30
冰棒外交 2020-06-28

6 个平论

根据中宣部官方文章,申大妈尸体至少经过那十几个工作组互相扯皮了一个月才给人用50块钱雇了一辆来自武汉的粪车送到火葬场的,请更正,不要造谣传谣,小心派出所训诫~https://www.mohu.rocks/article/2485
希望她走的并不安详
希望申大妈跟党同年同月同日死
走了一个举手机器,肯定又会出现一大堆举手机器
走了一个举手机器,肯定又会出现一大堆举手机器

一个举手机器倒下了,还会有893个举手机器站起来
对于共产党这只不过是个螺丝钉而已,还有打把螺丝钉可以替代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