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恋鹅

一次接见红空特首,给了包子近距离接触月鹅的机会。

“总书鸡,雷猴…”

一边握手,月鹅一边向包子问好。扑面而来的口臭气息让包子不禁回忆起了在梁家河的青葱岁月。

眼前的特首也不再是特首,而是村长屋里那风韵犹存的媳妇儿郑婶,那天笨拙的包子小哥突开沼气池后满脸喷粪的狼狈相被正巧路过的郑婶看到,引得她笑起来,胸部一颤一颤的。血气方刚的包子当时就流出了鼻血。幸好鼻血混在脸上的粪里看不出来。“真想突了她!”包子心想。从那时起,郑婶的妩媚笑靥和沼气池的气味便一同印在了包子馅儿心里…

恍惚间包子已分不清现实和回忆。握着月鹅的手竟也忘记了松开。被握疼的月鹅满脸通红的叫道“总书鸡,你做咩呀!”

包子这才从粉红色的回忆中清醒过来,局促的放开了魔爪。

后来,包子总想找机会接近月鹅。但是碍于两人的身份,还真是没那么容易。满心月鹅而不得的包子竟抄起湿来,据栗公公后来透露,有一天他在包子的清单小本上发现了一句“吵吵分子怀,望美人分天一方”。

“什么玩意儿?分子?美人?天一?难道李双江他儿子的事儿要用化学方式处理?太深奥了,咱法学博士总书记真不是盖的!”栗公公这样感慨着…

又有一次接见特首的晚上,沪宁书记听到包子寝宫里传来声音

“鹅呀,等你下任后,朕就把你接到宫中如何”

“总树鸡,唔好呀…”

“嗯?你不愿意?朕听说你的宝贝儿子有一个在大陆,有一个在哈佛,朕在这些地方可都有亲自部署哦… ”

“求你,放過我吧。”
“嘿嘿,等你不做特首的时候,就由不得你辣 嘿嘿嘿”
“唔好咁呀 555 啊啊啊…”

那次接见后,月鹅被发现气色不佳,当月她家的用水量也大幅升高。她则对人说大陆空气污染吼严重,毛孔都感觉被污染…

再后来,无论红空人如何抗议,月鹅都赖在台上不肯下课。

附图
https://telegra.ph/file/af85d0988e93ed6a8b9ea.gif
欲火焚身的包子狂暴的向娇嫩的月鹅扑来!

https://i.imgur.com/vCm2PfD.jpg
某次接见晚宴后迫于包子淫威拍下的照片,可以看出月鹅内心恐惧又无助,又不敢反抗,最终满脸尴尬。

https://i.imgur.com/NHLwqHR.gif
毕竟是出身书香门第,接受过高等教育的现代女性,月鹅怎么也不会看上傻大黑粗的突粪工。可是作为一名妻子,一名母亲,为了保护老公和孩子,只能委身于他。忍受包子疯狂无度的索取。人前强颜欢笑,事后默默流泪。
17
冰棒外交 2020-09-18

6 个评论

草,为什么不下台破案了
好撚勁,好耶。
包子哪有这么大块的肌肉
鹅的胸有这么大吗?
鹅的胸有这么大吗?

墙国自信 造就大国重器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