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周围不讲稻理的人越来越多了,是好事儿还是坏事儿?

我有点儿意想不稻。
洛天依言和江泽民 大多数情况下反对极左和极右,在支乎和品韭都政治不正确的怪胎。中国人不是黄俄子孙,不是NMSLESE,没有义务同情俄罗斯。俄罗斯不解体,中国百姓永远生灵涂炭。
从墙内的风向来看不是什么好事。除了8×9=64和计划生育,我还真不知道邓小平有什么黑点。
如果毛左黑的是改革开放,那我说不过他们,因为他们认为文化大革命是对的。虽然改革开放其实是胡耀邦赵紫阳的贡献更大,但是在64之前这两个人确实都是邓小平提拔的。
在十年前,我和别人主动聊政治,别人觉得非常的厌烦,认为我整天关心国家大事,在那里装逼。他们对政治压根不感兴趣,也不在意,偶尔被我挑起来了会骂共产党两句,但是很快就不聊这个东西了。不是因为怕被抓,而是真的不感兴趣。那个时候的他们既不是粉红,也不完全是反贼。只是一群桶里的螃蟹,看到谁关心政治就把谁拉下来,进行嘲笑和愚弄。由于我老是和主动别人聊政治而且还完全没有察觉到身边的人不喜欢我,所以我渐渐就被周围的人排斥,他们开始作弄我或者是在背后说我的坏话。
后来我换了一个环境,然后不和别人聊政治了。之后就一直非常平静的过了好几年,一直到了最近这几年。身边关心政治的人呈指数型上升。以前根本就是跟政治八杆子打不着的人,私下里都会讨论习近平修宪的事情,甚至很多粉红也表现出不满。粉红也越来越多,一些以前因为我喜欢谈论政治而不喜欢我的人,都天天在发什么中国崛起了、中美对抗、香港事件、六亿人月收入低于1000等事情,甚至私下里对修宪提出自己的不满。和身边的人聊政治居然能聊通了。他们都非常关心现在的时事,而我把我在各种自媒体、品葱看来东西串联起来,先从比较小的、不直接涉及政治的地方讲起来。比如先从就业情况啊、是否应该创业讲起,在阐明中美之间就业、创业的差距,进而开始讲欧美社会的好,再一步步地拓展到共产党的各种罪行、颜色革命的原理、方法等等地方,把各种政治方面的东西讲得让他们听起来头头是道,居然还获得了他们的钦佩。
当一个国家越来越多的人关心政治的时候,其实说明这个国家快发生改变了,因为政治和他的生活的关系越来越紧密。这就像是快打仗或者是打仗的时候,才会有更多人关心如何打仗一样。我都不知道该是喜还是忧。
你身边的人越来越不讲道理也是一个情况,那就是他们也开始关心政治了,开始感受到政治和他们生活的关系了。随着经济的恶化、国际的制裁以及海外的鼓动造势,相信他们也会逐渐醒过来的。
老早说了一遍。现在还得说一遍。辱邓小平去膜毛腊肉的 不是蠢就是坏。从镇反到文革一打三反结束。腊肉要了多少人命啊。现在这种风气是什么兆头。颇有当年打土豪分田地之势。真要回归那个时候。大家伙都先好好掂量掂量自己是地富反右坏哪一类吧。至于粉红除了个别投机成功的基本会成为516兵团或者清理阶级队伍里的冤死鬼吧。所以我认为这是坏事情。越多的人这么以为毛文革是对的。运动真的来的时候中国越恐怖
島村卯月 頑張ります!
不讲稻理可以江泽理嘛!
白脸角鸮 加帕里公园原政府前总理,加帕里图书馆馆长,目前暂退膜乎
这是一件很恐怖的事情,所带来的后果难以设想。因为这些不讲道理的极端主义者信仰的学说并不是告诉你该去“爱”什么,该去怎么让自己的理论被他人接受(这就是他们“不讲道理”的原因,因为他们压根就没有想过去用理论来让对方接受自己的观点),而他们口中所谓的“热爱”和“信仰”只是发动“圣战”的一个名义,而是去告诉你该去“恨”什么,该对那些群体之间进行“圣战”。毕竟只看站队不看理论的模式永远是最简单的,因此在这种环境下“爱”和“同理心”自然变成了奢侈品,狂热和仇恨才是被普遍接受的。这在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中国政府当局对互联网以及言论的高压控制上,不得不承认中国大陆政府当局在污染中国大陆互联网环境时采取的方式是极为巧妙的,通过舆论上的高压和对互联网的“部分控制”策略来引导网络环境形成一种“寒蝉效应”,从而给这些网民修建一堵“心墙”,我觉得下面这张图很能说明这种策略的成功之处。
https://i.imgur.com/l5I8LZc.jpg
但是这种策略是有副作用的,正如图中这段话所说的那样,很多中国网民不再选择去“爱”,而是去选择“恨”,这种环境在客观上就助长了这些极端主义思想的传播(原因上面论述过了,极端主义的核心思想就是“仇恨”,“信仰”和“狂热”只是发动“圣战”的名义,而这种充满戾气的环境正是极端主义孕育的温床),这也是我在一些情况下会反对所谓的“加速主义”的原因,因为这样做很有可能会给那些极端分子可乘之机,我已经观察到那些毛左等极端分子学会了所谓的“加速”了,虽然说“加速主义”的基础“揽炒”在香港很成功,但是毕竟中国大陆不是香港,而“揽炒”在大多数人都受过政治启蒙教育的香港来说是可行的,因为大家多数民众对于民主或多或少都有一定的共识,毕竟香港受到北京当局的控制还不到两三代人的时间,北京当局还难以掌控香港,而中国大陆在当前政权的手里已经控制了近一个世纪,其中还发动过“文革”这样的惨剧,而“文革”的荼毒至今还影响着中国大陆最高的权力阶层,比如说习近平这位独裁者的很多行为上就能看到毛泽东时期的影子,在这种情况下“加速”只会滋生毛左等极端分子的蔓延,就像突开了常年没有清理的沼气池那样,只会溅的你满脸喷粪。

而在当下这种经济大幅衰退的环境中不少中国民众开始追求极端共产主义的思想,就像伊朗巴列维王朝末期经济泡沫破裂时伊朗农村出现的那些那些原教旨什叶派那样,是未来中国乃至东亚地区实现民主化和和平化的一大威胁,因为极端主义永远是摆在我们面前棘手的一个问题,千万不能由于这些极端分子不成气候就放松了对他们的警惕(当年美国政客就犯过这个错误,为了在阿富汗战争中牵制苏联,忽略甚至纵容了伊斯兰教原教旨主义的威胁),即使他们仅仅停留在“键盘圣战”的层面上就忽略了他们的存在,更不能因为”推翻独裁政府“的诉求和他们相同就与他们合作(伊朗伊斯兰革命时期的自由派就犯了这个错误,为了推翻巴列维去和霍梅尼合作,导致伊朗再次陷入独裁),记住理念永远比站队更重要。更何况发源自中国的极端主义种类繁多,目前据我的观察来看几乎可以涵盖大部分主流的极端主义流派,例如极端共产主义者(毛左)、极端法西斯主义者(皇汉)、极端宗教原教旨主义者(极端穆斯林)、极端无政府主义者(屠支魔怔人),这些极端的声音在中文互联网上随处可见,并通过社交媒体的“回音壁效应”被放大化和扩散化,因此我对此感到严重担忧。因为中国如果在现有政权下台后陷入无政府状态,极有可能会引发严重的社会混乱,此时的中国将会变成各种极端主义者之间“圣战”的战场,类似于中东地区和非洲的索马里地区,就像下图中说的那样。甚至还会更为严重,毕竟东亚地区自二战以来都是地缘政治的高危区域,朝核问题和半岛问题一直都没能得以解决,中国在未来如果爆发大规模的内战,会加剧这一地区地缘政治的动荡,甚至会引发世界大战,所带来的后果简直无法估量。
https://i.imgur.com/4Tq4Rib.png
人屠泽东 天生万物以养人,人无一物以报天
那就让他们跟朕走纯正的社会主义路线!

妄图宣称自己是共产主义国家,就别想逃脱安排好的命运。一个也别想活!
陈云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共中央副主席、中央纪委第一书记
那么大家支持我吗
政治素人 陆军反坦克手一枚,熟练操作40火,81-1自动步枪,反坦克地雷等单兵武器,有作战经验。
反正现在我不在墙内踩五毛狗的狗尾巴,咬一下够疼。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7-02
  • 浏览: 53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