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评价李月月鸟从青年时代起就养成了记日记的好习惯?

https://pbs.twimg.com/media/EAsHYpzUwAA8DbO?format=jpg&name=900x900
Xiausescu 常委 习奥塞斯库,岿然不动的宽衣者,不以追求贸易逆差的通商者,颐使气指的庆丰大帝,金科律玉的修宪者,疯狂宇宙中遨游的维尼熊,满嘴书名的初中肄业生,倒车中疲劳驾驶的歪脖子司机,肩抗两百斤麦子十里山路不换肩的抗麦郎,初博连读的清华法学博士,不强自息的萨格尔王
这说明实际上在李鹏的心中,他也是有一本账的,这个账他是记在那儿的。一旦他出事了,这个账全给他拉出来了。别看他八九年闹得欢,小心啊一九年拉清单,这都得应验的,不要干这种事情。胸中三寸有良知,一定要有悔改之心。
襄陽侯習郁 高中术数家,推算国运不怕天打雷劈。
功德记录本吧,正如雷锋日记。
我想象一下他64事件的日记,以下纯属编造
——————
1989年6月4日,我发出了剿灭敌人的指令,成功消灭了资本主义自由化的拥护者,延续了无产阶级的利益。那些被美帝煽动的学生手里拿了酒,一定想做燃烧瓶烧车。想到30年代,周义父教我抛掷苏式鸡尾酒燃烧瓶,我把延安唯一的一辆铁甲机车烧了,这些学生也是同我那时一样顽皮。义父让几十个警卫员荷枪实弹地吓唬我,教育我一定要听好党的指挥添乱必肃清。今天我有权利指挥装甲车和步兵,用这种方法责罚一下学生。
维尼写史 维尼写史,维尼禁止,维尼做不可能的事
所以有《李鹏六四日记》
Okamisan 长者
匿名用户提出了这个问题,都是关于月月鸟写日记习惯的问题,我是理解的。他当年作为政府总理,作为一个共产党员,他写日记应该不隐瞒自己的观点,日记写的应该是真心话。但是他的日记是否可以公开,在今天这个场合不讲,相信将来会专门讲这个问题。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