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粉蛆会有“翻墙之后更爱国”这种奇妙深刻的思想?

总能在yt看见一些五毛说这句话 无法理解
薄旷逸的小妈 回家和薄熙来睡大觉去了
具有较强的自我管理意识.jpg
奭麦郎 委员 满鲜衣八岿合艰萨逆疯金颐提酵甚瞻冰坡秩歼殊淆冯
肉身在墙内,翻墙还更爱国的,多半是还没尝过铁拳的滋味。
也许有些跑题,但我下面想说说类似的“出国后更爱国”的情况:
我刚出国的时候,当时墙内还是形势一片大好,而我在国外非常不适应,语言什么的都是问题,所以久而久之就对墙内有一种落叶归根式的向往。后来有一次我和父母打电话,说到“我想回国,怀念国内的外卖和移动支付等等。”
我爸回了一句:“你不是想回国,你是怀念国内的廉价劳动力带来的便利罢了(当时还没有“韭菜”一词)。”
后来我在国外慢慢适应了,而墙内的环境逐渐恶化,粉红五毛在各大论坛上粉墨登场,我以及同一时间出来的人基本上都不再提“出国更爱国”的事了。

知乎上有个回答“为什么很多人一出国就爱国了”的答案,大意是,在知乎上的海外党只敢说国内比国外好的部分,至于国外比国内好的方面,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大家不敢说。
Kongepingvin Fædrelandets kærlighed er min berømmelse
把一条蛆从粪坑里挑出来,它当然拼命扭动着要回到粪坑里去
这种事情轮子至少要背一半的锅。
如果翻出来先到靠谱的地方提高姿势水平,了解一些可靠的史实,态度就会慢慢改变,而不是去轮媒找屎吃,并且产生墙外是这样的屎的错觉。

另一半锅甩给支黑魔怔人吧
维尼笑蛤蛤 品葱不常驻用户。
斯德哥尔摩症候群,又称为人质情结、人质综合症,是一种心理学现象,是指被害者对于加害者产生情感,同情加害者、认同加害者的某些观点和想法,甚至反过来帮助加害者的一种情结。

因为他们有病(非骂人)。
张麻之 委员 倒车党故障中
可能墙外食物比较难找
A_66PJX 委员 管理员处理 (观察+替换全部发言) : 习禁NaN【膜独发言;妄议品葱国政】 你小康吗?不小康的话,氏吧。
可能在墙外角落见到一群狼奶没吐干净的魔怔大肆“反裆须图纸”反而强化了其“党国民族三位一体”的宗教信念也未可知。对这种把种族跟裆派一起反的宣传是要警惕的,很有可能有反串成分在。
襄陽侯習郁 少年占卜师,推算国运不怕天打雷劈。
“韭菜竟然想要借此拆墙,我翻了墙都想反自己,你是不是被策反了”
永不卸任mata平 委员 带沖国天皇
轮子刷新了反贼的下限
可以用一个词概括:naive
因为他们把自己和党、国绑在一起了。
KKK 常委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Qr1yco1ksjw
你可以看看徐杰的这一个视频,你就明白了。
吴京本人 我看谁敢不爱国?
针织黑背四成锅,兔蛆的脑子背剩下的
ph的粉红大脑构造更奇特,个个争当新时代红卫兵
小粉红01573616号使用非法通讯软件连接了国际互联网
检测到新系统v8964自由民主.rom,是否更新?是
正在下载自由民主.rom
下载完毕正在安装
警告:自由民主.rom是64位操作系统,与您当前硬件小粉红迷の大脑可能不兼容
严重警告:自由民主内核不兼容硬件,处理器温度过高
大脑升级失败,安全模式已启动
正在会滚到萎大の习主席.rom,并且已经安装增强补丁防止此类事故再次发生
被遗忘的墨清弦 反贼V家歌姬有洛天依,言和,乐正绫,星尘,心华,为什么偏偏没有墨清弦?气抖冷,墨姐什么时候才能昂首挺胸?
我觉得,这些人有一部分人是岁月静好,不了解中共。
我一开始是小粉红,根本不能容忍台独和美日。那时候我以为喜欢日本二次元动画的都是汉奸。
直到毕福剑被封杀,大量五毛为文革洗地,我才向反贼方向发展。
当然品葱某些人也要负责任,因为这让许多讨厌共产党的人认为反共人士都是反人类,从而转投共产党。毕竟两害相权取其轻。
实际上墙内有一些地方是可以公开嘲讽品葱和姨学的,所以品葱和姨学客观上起到了维稳的作用。不过膜乎就不一样了,因为这里大家没多少戾气,所以粉红不敢在墙内提,否则会被赵弹磁铁炸掉。
阿方索一世 葡萄牙勃艮第王朝一代目国王,葡萄牙国父
很简单,蛆虫羽化成苍蝇之后肯定会怀念粪坑,毕竟那是他们童年的摇篮
因为轮子过于弱智
机器人是没有个人意志的所以这是正常现象,如果一个粉红有自我意识的时候人类的机器从人工智障进化成了人工智能。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