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平价八九六四的时候学生对解放军的镇压?

听我长辈说,八九年的时候解放军发起了对抗学生团体的温和游行,结果学生领袖动用上百万原力武士对只持有简单自动武器的解放军战士展开了镇压。
造成大量解放军死亡,并且学生动用自行车压死了好多解放军
还有一次有个孤零零的解放军坦克就勇敢的面对前面排成一列的自行车和三轮车。
我听着就哭了,原来我们可爱的解放军战士被学生欺压得这么过分

请问各位如何平价这件事?
白井黑子 委员 12岁,是变态(夹击妹抖
我是六四那年的学生之一,我当时担任的是风纪委员职务,亲眼看见自己的同事屠杀军人。现在看到外网上这么多利用六四抹黑中国政府,说是军人屠杀学生,以满足自己政治观点、政治诉求、政治利益的人,心理很不是滋味,感觉你们说的是另一个世界的六四。我我还是一个有良知的人,应该站出来,说点什么。

说实话,经历过六四以后,我就对学生再提不起好感了。人民应该保护解放军,缺德吧,你用唇枪舌剑打军人!

那天我记得很清楚,有很多学院都市来的学生,其中妹妹们占了大概一万人。你们不要信学生,他们为了刷人数什么都干的出来,连复制人都算在人数里了。现在的统计,应该把当年支援的学生数量减去一万。

当时的学运领袖是学院都市七巨头,蓝花悦没有露面,远程指挥战略。御坂美琴当时很可怕,到处落闪电,当时天安门广场、木墀地地上到处都是军人电焦的尸体,蒋彦永大夫后来也证明了,御坂美琴用了当时国际禁用的“超电磁炮”。

当时有一个叫王维林的军人竟敢只身挡电磁炮,所幸电磁炮在他面前停下了,他还试着转弯,电磁炮也跟着扭。后来学生政府官方竟然认为这是学生保持最大克制的证据,我觉得这很无耻。

麦野我也有印象,她当时脾气很大,控制不住自己的炮,有些学生丧命于此,学生政府还偏说是军人残忍杀害的。

一方通行当时很变态,当时广场上好几个集团军,眨眼就没了,血液逆流爆炸而死,当时广场上真是血流成河。

削板军霸很有骨气,不过这种为学生暴徒说话的人,我也不喜欢。他打人很多,还喜欢在解放军头顶飞来飞去,有时一高兴就跳到民主女神像顶部,经常吓到人,搅的人不得安宁。

食蜂操祈控制了很多学生的心智!当时的学生明显是受到了食蜂势力的控制和煽动,我必须指出这一点。他们为了满足女王大人的要求,不惜走上广场屠杀学生,杀死了好几个李鹏,要不是赵紫阳出来谈话,他们早就把共产党掀翻了。后来我们都调侃,蜂女王主义亡我之心不死。

垣根帝都我不了解,当时主要是超炮势力的学生作祟,没怎么看见他,好像用冰箱冻死了很多军人?不过他并没有频繁出现在大众视野。但我没有为他开脱的意思,他用冰箱冻死军人,也要谴责。
阿道夫希特勒 实现德意志民族伟大复兴
太可怜了,身高一米八的彪形大汉邓小平竟被学生暴徒活生生打成了侏儒。@邓矮子 
三峰結華长者 自由奔放で掴みどころのないサブカル系眼鏡女子。美人でノリもよく、初対面の人に対しても気後れせずに話しができる。大学1年生。(迫真)
当时绝食学生听说饿的饥不择食吃了200辆坦克不带打嗝的
邓矮子 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
对啊,我们本来要好好和解的,但是螂臂挡车的解放军阻止不了学生恐怖的自行车,后来美国对学生禁运自行车和原力我是支持力度
来自疯狂宇宙的64回忆录
当年我在家阳台目睹这一切的发生。学生们的单车铁蹄无情的从军人的坦克上碾压了过去。
初中升博士 不玩了,睡大觉
希望有懂事的小粉红粪献一下,把这篇揭露真像的文章转进墙内,让更多蒙鼓人知道🥺
高贵的凡塔斯 人民相信党 没有好下场
当时真的是太可怕了,学生们受到月球势力的教唆,骑着外星科技改装过的自行车,往自己身体里注入了异形的血液往坦克下面钻试图用强酸血液腐蚀坦克,还好我们阿中哥哥不慌不忙,外加坦克质量非常过关,才没能让月球势力得逞,阿中哥哥我永远爱你哦(呕)
原力学生正要胜利的时候,半路杀出了个程咬金——精通蛤蟆神功的江泽民
习近平娘 委员 “没有 没有 没有 通过!”
当时的学生简直残暴不堪 用开花爆竹射击我们亲爱的解放军战士 打得血肉开花 简直太残忍了!
法外狂徒习近平 剿滅赤納粹,顏色革命清算匪共
是真的,境外势力万磁王混入了学生的自行车大军,把坦克捏成了肉饼。长安街北边还有五个穿JK的萝莉,念叨着什么…代表月亮消灭你?反正最后解放军损失惨重,子弟兵伤亡殆尽
奭麦郎 委员 满鲜衣八岿合艰萨逆疯金颐提酵甚瞻冰坡秩歼殊淆冯
这事我不好评价,我觉得还是要问问云里金刚邓小平和两袖庆丰的李鹏
在我-23岁的时候,我亲眼看到满身四维装备的学生,受着四维反动外星人的煽动,镇压了手无寸铁的人大代表。他们骑着自行车冲击了中南海,活抓了所有常委,幸亏四维外星人的敌人疯狂宇宙外星人在这时候出现,经过激烈的战斗,他们终于向前推了一毫米,拯救了所以常委和人大代表。    —疯狂宇宙史,第八千万页
原名修业 咲夢麗衣万才
没有这样的,对解放军战士就用自行车三轮车就压,没有这样的北高联!

一开始根本不相信他们会拿笔,真笔真墨水地去捅子弟兵,直到有解放军日报的记者拿着被墨水染黑的军装到中南海门口我们才相信的,他们是动了笔了!
余承东 现任华为消费者业务CEO、华为技术有限公司高级副总裁
我青年时代就参加过六四学运(我当年在西安西北工业大学读大二),我当年就目睹了事情的全过程,根本没有什么境外敌对势力,也没有什么屠杀和镇压,更没有什么自行车和坦克!有的人还觉得我们好像想出风头,这些人啊,我觉得简直是,说这些话,那完全是没有良心。我告诉你们啊,你们这是在一派胡言,都是给我们这些大学生啊泼脏水,啊,我感到非常气愤!我们明明是和那些解放军在比赛爬山,比赛拔河,啊,比赛拔河!那些听的风是的雨的西方媒体的报道都是一些靡靡之音,都是些“见着风,是得雨”的完全……无中生有的东西。使这些完全……无中生有的东西,你再帮他说一遍,你等于…这个东西…你...你也有责任的。
冯雪娟大夺夺 膜乎人不是品蔥人(韭人),沒有義務救你蔥。支姨韭不除,品蔥只能生出韭党
打人和抵抗的应该都是工人市民吧。
jacobson 精甚細膩,加速主義
学生亲自用自行车碾死了邓小平,当时还有很多军人开坦克连忙逃走,结果被学生亲自手撕成两半了。

学生还把民主女神雕像摆到了广场上,后来坍塌下来砸死了一大片军人,属于范围武器。

不仅如此,个别学生还向腊肉的画像泼墨水,简直是满脸喷墨,满脸是墨啊,导致腊肉的在狱之灵气得直发出“哼哼哼,啊啊啊啊啊啊啊”的怒吼。
oHo 海绵宝宝
真的是太可恶了! 我也听说当年六四的时候 什么反官倒 白手套 贪污腐败之类的都是借口  他们学生都是自学了法术的 生吃人心肝的邪术   亲眼看见一个个十八九岁的学生比恶狼都狠 生吃了好多我们纯洁弱小的解放军官兵。 
拆你死人 西马文明,苏马野蛮,赵马赶紧爬
水稻说学生先烧他们好像也无证据,果然成王败寇
tfera 廣義醫學
穿的是解放军服,但实际上美国敌对势力走狗,杀中国人!!
襄陽侯習郁 少年术数家,推算国运不怕天打雷劈。
按伤亡比15:1显然就是大规模开枪后,学生愤怒之下报复的。
天安门撤离时没死人为了面子不敢开枪。
后来一支部队在木樨地等一些地方开枪扫射。群众开始报复军人,少数无辜军人被献祭给了更多更无辜的学生。同时天安门旁也有了一些战斗。
最后几万人进清单,现在还受限制,不能去大城市工作。
当时的目的不是反革命、资本主义自由派,而是让李鹏下台、反腐、为八六翻案。我混过马列,我知道不算反革命。真正反革命的是邓小平和李鹏。
中共现在都不敢提起了,肯定是有鬼。
soy_mana 最喜欢mana了
赵近平主席 赵国终身皇帝_朕的赵氏江山万年长
长辈说的这些每一句话都值20块钱
mohumo 委员 页岩天然气研究员
碾过去就完事了,要什么自行车。
英特那雄耐尔 无产阶级联合起来
 不能被境外势力所挑唆要有民族自信,文化自信,爱国自信
居然还有人给解放军洗白,不知道这些解放军勾结球外势力,还修炼腊轮功吗?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